购彩中心我的账户

02年, 台湾老兵回江苏探亲时酒后失言, 女儿: 您曾是共产党的兵?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新闻资讯

你的位置:购彩中心我的账户 > 新闻资讯 >

02年, 台湾老兵回江苏探亲时酒后失言, 女儿: 您曾是共产党的兵?

发布日期:2022-09-18 20:21    点击次数:150

2002年,72岁的台湾老兵左智超,再一次回到江苏兴化老家探亲,这一次他特意带上了刚刚读完硕士研究生的女儿。

之所以带女儿回老家,一方面,女儿刚刚毕业,没什么事,还主动提出陪他;另一方面,左智超也想让女儿回老家认认门,别忘了自己的根在哪里。

回到兴化老家后,左智超住进了妹妹家,妹妹的儿子,也就是左智超的外甥,听说左智超回来后,特意请假回家陪左智超。

当天,外甥陪左智超喝了很多酒,也聊了很多过去的事情,可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左智超趁着酒劲,说了很多他从未跟家人说过的话。

一直坐在旁边的女儿,敏锐地发现了左智超话中与以往不同的地方,也意识到左智超身份的复杂性,她连忙试探着问了一句:

“爸,这么说,您曾经还是共产党的兵?”

女儿的这句话,瞬间让左智超清醒过来,他意识到自己酒后失言,说错了话,于是连忙开始打岔,想把这件事情遮掩过去。

可没想到,外甥这时候却来了一个神助攻,外甥兴奋地说:“表妹,你不知道吗?舅舅最初是在新四军里当兵的,我娘早就告诉过我。”

外甥说完,女儿再次向左智超投来好奇的目光,左智超思量了一会儿,觉得实在瞒不住了,就朝女儿点了点头。

女儿听后非常高兴,连忙又问左智超,为什么后来去了中国台湾省,而且还以台湾老兵的身份办理的退休。

见女儿不停地发问,左智超心里暗暗叫苦,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把自己的经历埋藏在心里,从未跟家人说过,就是想保护家人,他害怕自己的经历被揭开后,给家人带来麻烦。

因此,尽管女儿不停地追问,左智超依旧默不作声,外甥见此也意识到自己说多了,同样不再说话,后来左智超被女儿问烦了,就带着怒气说了一句:

“有些事情,必须要烂在肚子里,无论谁问都不能说,除非我死了!”

女儿听到左智超把话说到这份上,自然也就不好再追问了,不过这个话题,把左智超的兴致彻底搞没了,也没继续喝酒,吃了一会儿饭后,就散场了。

接下来的几天,左智超带着女儿,祭拜了先人,参观了自己小时候居住过的地方,并跟女儿讲了很多自己小时候的趣事。

然而,女儿对这些似乎并不感兴趣,她还是想解开左智超的身份之谜,可女儿每次话刚到嘴边,就被一脸严肃的左智超给吓了回去。

探亲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段时间后,左智超带着女儿返回了台湾,随着远离家乡,左智超的记忆也回到了当年……

1930年,左智超出生于江苏兴化,他在家中排行老二,家里还有一个大哥和一个妹妹,由于家庭条件一般,再加上家里孩子多,左智超小小年纪就开始帮着父母干力所能及的活。

后来,江苏兴化被汪伪政权控制,左智超家的生活条件变得更差了,为了维持生计,母亲只能尽可能地种一些瓜果蔬菜,然后让孩子们挑到街上去卖。

懂事的左智超自然主动承担起这项工作,可也是在街上卖东西的过程中,使得左智超十分痛恨汪伪政权,因为他经常会挨欺负,甚至叫卖的东西也会被抢走。

左智超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1942年的一天,那时左智超刚刚12岁,母亲让他挑着两筐小白菜到街上叫卖,并嘱咐他,用卖来的钱,去买些米。

左智超知道,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所以来到街上后,左智超叫卖得非常卖力,他想快点把小白菜卖出去,然后买一些米,带回家吃。

可就在他叫卖过程中,突然走过来一队汪伪政权的士兵,那些士兵上下打量了一遍左智超,就连哄带骗地对左智超说,想把他的两筐菜都包圆了。

左智超一听非常高兴,连忙跟这群士兵说了价格,可这群士兵却说,不着急付钱,让左智超把菜送到他们的营房,再给左智超拿钱。

年纪轻轻的左智超哪里知道,这群士兵是在骗他,反而认为来了一单大生意,就非常兴奋地,挑起菜跟着这群士兵,来到了他们的营房。

可左智超刚把菜放下,那群士兵就变了脸色,不但不给钱,还要把左智超留下,强迫左智超加入他们的队伍。

左智超一听急了,高声怒吼,谁要敢把他留下,等自己当了兵,就把他干掉,那群士兵听后微微一愣,害怕左智超真的发疯,跟他们拼命,就放了左智超回家。

回家后,左智超越想越生气,母亲好不容易种出来的小白菜,就被那群士兵给抢了去,他实在不甘心,可他也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那群士兵的对手。

不过,自此左智超就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到能治得了这群士兵的人,结果一年后,左智超真的就遇到了能治得了这群士兵的人。

那是1943年,新四军来到兴化,13岁的左智超看到这支队伍,明显与汪伪政权的士兵不一样,不但善待百姓,甚至还主动帮百姓干活。

于是,经过和家人商量,左智超就加入了新四军,加入新四军后,左智超刻苦训练,很快就走上战场前线,参加抗日战争,把日军打跑后,左智超又参加了解放战争。

无论是淮海战役还是渡江战役都有他的身影,在这个过程中,左智超成长得非常快,也先后多次负伤,比如,小腿中弹,拇指也被打掉过一截……

但这些都没有打倒左智超,他毫无畏惧,奋勇向前,后来更是由于表现优异,小小年纪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此后,左智超又跟随部队,一路向南,成功打到福建一带。

1949年10月24日,左智超接到命令,跟随部队乘坐渔船,从福建泉州石井出发,在夜色的掩护,攻打金门。

左智超记得,当时的渔船非常小,只能坐下20余人,而且他们中间有很多晕船的,所以船刚开出不久,就陆续有人感觉到了不舒服。

几个小时后,左智超乘坐的渔船终于抵达金门,结果没等船靠近岸边,双方就打了起来,19岁的左智超毫不畏惧,快速从渔船跳到海里,趟着海水,向岸边冲去……

虽然,左智超刚刚19岁,但他却是一个标准的老兵,不但不害怕,还非常讲究战术技巧,因此他很快就跟随部队冲上了岸。

随后,这场艰难的战役就彻底打响,左智超记得,足足打了两个昼夜,直到弹尽粮绝,10月27日,眼看着对方就要围过来了,手中没有一点弹药的左智超也准备好了英勇就义。

他快速从腰间掏出一双崭新的布鞋穿在脚上,这双鞋是之前他回老家时,老母亲为他做的,可他一直没舍得穿,现在已经到了最后时刻,左智超决定,死前一定要穿上这双鞋。

穿好鞋后,左智超就闭上了双眼,当对方距离自己几十米远时,左智超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他连忙从兜里掏出自己的党员证,快速撕碎后,塞到自己嘴里,吃进了肚子里。

然而,对方来到左智超跟前后,并没有直接杀了他,而是把他和身边幸存的战友抓了起来,在接下来的审问中,左智超视死如归,什么都不说,对方也拿他没办法,只能继续关着他。

就这样,左智超被折磨了10天左右,11月6日,他和战友们被带到了一艘大船里,经过一段时间的航行,他来到了台湾高雄。

随后,他又被带到台湾新竹湖口的一所学校,进入学校后,左智超面临的就是无休止的“学习”,而所谓的“学习”,就是强行给他灌输某种思想,并让他绝对服从。

在这期间,左智超想过死,可他觉得自己这样死了,毫无意义,也对不起家乡的爹娘,于是他就坚强地活了下去,同时也隐瞒了,自己过去的所有经历,特别是党员的身份。

几个月后,左智超被强行编入到一支军队中服役,不过他并没有被信任,身边始终有人盯着他,也有人定期找他谈话,试图从他口中套取一些有用的信息。

可左智超始终守口如瓶,无论对方问什么,他都闭口不谈,特别是绝对不提自己是“党员”的情况。不过,左智超却害怕自己在梦中说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于是,左智超在晚上临睡前就会喝酒,尽量把自己灌醉,甚至不省人事,然后才睡去,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他染上了酗酒的恶习。

这样的日子非常难熬,他不但思念着家乡,还害怕自己的身份暴露,就这样,他在胆颤心惊的煎熬中度过了10多年。

1966年,左智超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生活了,于是他就申请了退伍,他没想到自己的退伍申请很快就获得了批准,退伍后为了生活,他又来到一家炼钢厂打工。

在炼钢厂工作了6年后,时间来到1974年,左智超已经44岁了,身边的同事见他孤苦伶仃,就给他介绍了一个二婚女人。

见对方对自己还算满意,左智超也就没挑,他知道自己的情况,根本没有资格挑,于是两人很快就结了婚。

两人婚后过得还算幸福,妻子不但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还先后为左智超生下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左智超终于享受到了家庭的快乐。

可有了家庭后,左智超更加害怕起来,之前他已经看开一切,万一自己的身份被发现,那他也认命了,但现在不一样了,毕竟有了家庭,他不能让家人跟着自己受牵连。

于是,他将自己曾经的经历继续隐藏起来,没跟家人提起自己的任何过去,可随着孩子一天天的长大,有时候孩子也会好奇地问他是怎么来的台湾,特别是女儿,好奇心更重。

但左智超始终什么都不说,家人慢慢也就知道了,左智超的过去是禁忌,绝对不能在左智超面前提。

其实,左智超对妻子和孩子是有愧疚的,一来自己并不是太富裕,给不了他们太好的生活;二来自己有酗酒的毛病,喝多后也会做出一些伤害家人的事情。

可左智超根本管不住自己酗酒的毛病,后来为了不伤害到家人,他主动申请到偏远的炼钢厂上班,这样就不用天天回到家里了。

1987年,台湾开放了探亲,左智超连忙办理了探亲手续,回到兴化老家后,他才发现父母都已病逝,家里只剩下哥哥和妹妹两个亲人。

左智超先是去祭拜了父母,然后又分别在哥哥和妹妹家住了一段时间,就返回了台湾,临别前,他特意给哥哥和妹妹,各留了1000美金,算是表达了自己的一份心意。

1990年,左智超办理了退休手续,此时左智超已经60岁了,他想回老家看看,却觉得父母早就不在了,回去还得麻烦哥哥和妹妹,就打消了这个主意。

然而,随着左智超的年龄越来越大,他的思乡之情也越来越迫切,他害怕自己再也无法回到家乡,于是他就在2002年,又一次返回了家乡。

由于女儿对左智超的过往非常好奇,就缠着左智超带她一起回老家,左智超也想让晚辈多跟老家走动,于是就带着女儿回到了家乡。

此时,左智超的哥哥已经去世了,妹妹也由于年龄大了,搬到了自己的儿子家居住,所以回到家乡的左智超,就来到了外甥家。

看到外甥,左智超特别高兴,喝着喝着就喝多了,再加上回到了家乡,左智超也就没了警惕性,在跟外甥聊天时,聊到了自己当年的经历,这才让女儿知道了他的一部分过去。

这一次回乡探亲,虽然左智超没跟女儿说太多,可女儿也知道了,他曾是共产党员的事情,回到台湾后,左智超跟女儿三令五申,让女儿替自己保密,绝对不能跟任何人提起。

女儿虽然嘴上答应了,可心里却不以为然,她认为左智超有点老糊涂了,过去的事早就过去了,根本不会有什么麻烦。

于是,女儿就开始经常缠着左智超问东问西,甚至在左智超的几个老战友来家里聚会时,女儿也会上前打听。

还好,在这件事情上,左智超早就和战友达成了一致,不管女儿怎么问,左智超和战友们都闭口不谈。

一转眼,时间又过去了几年,2008年,台湾对曾经聚集了大量退伍老兵的眷村进行拆迁改造,当时很多人为了记录这段特别的历史,就发起了一项采访台湾老兵的纪录片拍摄计划。

女儿听说这件事情后,没有经过左智超同意,就替左智超报了名,并亲自对左智超进行拍摄采访。

最开始,左智超是拒绝的,可耐不住女儿一直求他,再加上他已经78岁了,也想给女儿留点念想,就同意了女儿的拍摄。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左智超带着女儿,重走了金门、高雄、新竹等多个地方,他也对女儿说了很多过去的经历。

不过,在讲述过去经历的过程中,左智超特意嘱咐女儿,很多内容只能自己留存,不能对外公布,特别是自己当年参加新四军的经历。

其实,说来说去,左智超还是担心,自己给家人带来影响,不过女儿虽然满口答应了,可最终在剪辑时,依旧把这些内容,原原本本的放了进去。

这也让左智超十分愤怒,他质问女儿:“为什么不听话,我现在还活着,很多事情如果公开了,不管是对我,还是对你们,都会产生不好的影响。”

女儿却说,这样才真实,并且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没人会找家里人麻烦了,左智超根本不相信女儿的话,他和女儿大吵一顿后说:“我还没死,很多事情就不能说!”

不过,让左智超没想到的是,女儿虽然删减了一部分内容,还是把他不想放出来的内容,放入了最终的成片中,左智超知道后,只能无奈地叹气,他后悔跟女儿说多了……

2011年,81岁的左智超在台北病逝,临终前,他特意嘱咐女儿,把他的一部分骨灰带回兴化老家,埋在祖坟里,他说生时不能尽孝,死后要陪着爹娘。

2012年,女儿带着左智超的一部分骨灰,返回兴化老家,按照左智超的遗愿,将他的部分骨灰,葬在了他父母的坟旁。

左智超从13岁离家开始,此后再也没有在父母跟前尽孝,不过死后终于回到了父母身边,也算是圆了梦。

其实,左智超的一生奉献了很多,无论是抗日战争还是解放战争,他都毫无畏惧,奋勇冲锋甚至还多次负伤。

后来,被带往台湾后,他也始终没有暴露任何信息,总体来看他既有功,又有骨气,是值得我们敬佩的人。

仔细想想,他从19岁起,就不得不守着那些秘密,那些秘密也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最后跟女儿都说了出来,或许也是一种解脱!



首页 | 产品中心 | 服务项目 | 媒体报道 | 产品中心 | 新闻资讯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Powered by 购彩中心我的账户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