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彩中心我的账户

多想云再递表,始终无法释怀的上市执念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购彩中心我的账户 > 联系我们 >

多想云再递表,始终无法释怀的上市执念

发布日期:2022-08-14 18:58    点击次数:147

  香港联交所网站显示,多想云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多想云)于8月4日递表,拟在港股主板上市,中泰国际为独家保荐人,这也是多想云在1月31日首次递表的材料失效后再度提交招股书。其实,多想云的上市之路远不止这两次港股递表,在多想云重组之前,其前身厦门多想就曾多次尝试登陆A股,却都以失败告终,上市似乎已经成为多想云一种难以释怀的执念。

  营销服务中间商,存在被绕过的风险

  多想云主要提供整合营销解决方案服务,主要有内容营销、SaaS互动营销、数字营销、公关活动策划、媒介广告五类业务。2019年至2022年前4个月,多想云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91亿元、3.08亿元、3.53亿元、1.44亿元;净利润分别是8002.4万元、3178.4万元、6474.1万元、1526万元。

  从招股书来看,多想云的业务或存在护城河不高的问题,其业务一定程度上具有类似中间商的性质,很多时候是利用供应商的资源为客户提供服务,这种模式下多想云的护城河并不高,存在被绕过的风险,并且上下游出现的变动都可能对其业务产生较大影响。

  比如,招股书显示,如果供应商直接与客户进行交易,多想云可能面临去中介化的风险。任何一个供应商通过收购或者自设内容创作团队使其能够与客户直接进行交易,就可能绕过多想云,如果这样的情况发生,多想云的业绩将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再比如,多想云的SaaS互动营销依靠第三方云服务器供应商,并且还会从第三方采购软件开发服务、数据智能解决方案等服务,更换云服务器供应商或者云服务器出现故障、遭遇攻击都可能对多想云的相关业务造成不利影响。

  上市是创始人一贯目标,欲登陆A股多次折戟

  刘建辉是多想云的创始人、董事会主席、行政总裁、执行董事及控股股东之一。招股书中表示,刘建辉一直以来的目标就是寻求将公司上市,以支持其发展及融资需要。事实上,多想云的发展历程也印证了创始人这种对于上市的执念。

  2015年12月,多想云前身厦门多想于新三板上市并挂牌交易,之后厦门多想进一步寻求在成交量更大、集资工具更全的交易平台上市。从新三板摘牌后,厦门多想于2020年6月申请创业板IPO并获受理,这一次厦门多想其实与登陆A股只差临门一脚,2020年9月厦门多想过会,11月提交注册,但最终在2021年1月终止注册。当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公司业绩大幅下滑,而根据相关规定“若通过证监会审议的申请人的经营业绩较上年同期下降50%以上,或预期下一报告期间财务业绩下降50%以上的,证监会暂不批准其上市”。

  创业板上市失败后,刘建辉又试图促成上市公司吉翔股份(603399.SH)收购厦门多想,从而实现与A股市场的接轨,但最终因为没能就交易的主要条款达成共识而告吹。

  多次冲击A股失败后,刘建辉又开始研究赴香港上市的可能性。经过重组后,上市的主体从厦门多想变为多想云,继续寻求香港IPO。

  前大股东麻烦缠身,吴荣照于多想云分饰三角

  一边是多想云卯着劲想上市,另一边从公司股权架构来看,却存在前大股东股份被冻结、鸿星尔克吴荣照在与多想云的关系中分饰多角等情况。

  在厦门多想时期,与刘建辉相识于大学时期的薛李宁持有公司16.88%的股权,是厦门多想大股东之一,然而在2018年,薛李宁因涉嫌制造虚构交易信息而不当使用银行资金被刑事调查,其16.88%的厦门多想股权被厦门市公安局冻结,到2020年10月,冻结期被再延长两年至2022年10月。

  而福建鸿星尔克(以下简称:鸿星尔克)的实控人吴荣照与多想云的关系也颇为复杂。鸿星尔克既是多想云的客户,并且2019年为第一大客户,涉及金额为2460万元;同时,多想云在报告期内还向与鸿星尔克同一集团的公司租用办公场地;另外,吴荣照目前还持有多想云2.27%的股份。

  从厦门多想到多想云,公司在寻求上市的道路上孜孜不倦,但本身业务容易受到冲击,股权也存在复杂状况。那么,多想云的IPO执念能否成为现实?银柿财经将持续关注。



首页 | 产品中心 | 服务项目 | 媒体报道 | 产品中心 | 新闻资讯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Powered by 购彩中心我的账户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